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



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

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命脉,是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源泉,也是我们在世界文化激荡中站稳脚跟的坚实根基。中国杂技艺术是中华传统艺术宝库中的一颗璀璨明珠, 3000年来滋养着中华民族深沉敦厚、执着奋进的精神追求,温润着老百姓和谐进取、刚柔相济的审美情趣。

  中国是有着数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中华民族的文化遗产资源异常丰富,不仅遗存着许许多多有形的物质文化遗产,同时还拥有大量无形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其中就包括了以传统杂技为载体的技艺形式。自2006年至今,在国务院先后公布的5批国家级非遗名录“传统体育、游艺与杂技”类中,被列入的杂技类非遗就有30余项。对杂技艺术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在全国已经形成了国家、省(自治区、直辖市)、市、县四级保护制度。

  与此同时,杂技是最具有开放品格的艺术品种之一,中国杂技在所有艺术门类中深具国际影响力。新中国成立初期,杂技艺术家率先走出国门,成为传递友谊的文化使者,在我国外交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杂技在更广泛领域里开展国际交流借鉴,是当代中国杂技繁荣发展的显著标志,在推动优秀中华文化更好走向世界的过程中发挥着独特的艺术魅力和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然而,这门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占据重要地位、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中大有作为、在提升中华文明传播影响力发挥独特优势的艺术,却没能像其他艺术门类一样被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纳入中国现代艺术体系之中。

  目前,作为我国唯一一所集艺术研究、艺术教育、艺术创作、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和文化艺术智库为一体的国家级综合性学术机构,中国艺术研究院拥有戏曲研究所、音乐研究所、美术研究所、舞蹈研究所、话剧研究所、电影电视研究所、红楼梦研究所、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所、曲艺研究所、摄影与数字艺术研究所、建筑与公共艺术研究所、中国文化研究所、艺术学研究所、工艺美术研究所等研究机构,独缺杂技研究所,忽略了杂技艺术作为艺术基本门类之一的学术价值和文化影响力。在这样的引领示范下,从国家到地方,目前除大连市文化艺术研究所(大连艺术咨询中心)率先开展了杂技学科的研究,其他艺术研究院(所)尚未实现人员和编制的突破,必然导致杂技理论研究人员的匮乏。这与中国杂技大国的地位极其不相符,也直接影响到杂技理论建设的可持续发展。

  中国杂技家协会作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全国各民族杂技家组成的专业性人民团体,作为党和政府联系杂技界的桥梁和纽带,近年来准确把握新发展阶段,深入贯彻新发展理念,努力构建新发展格局。在中国杂技家协会的团结引领下,杂技界思想政治引领彰显新成效,服务党和国家工作大局实现新进步,杂技精品创作攀上新高峰,杂技为民服务、满足人民新期待。中国杂技家协会始终高度重视杂技理论工作,在加快杂技理论队伍建设,夯实杂技评论和理论工作,促进杂技创作繁荣,推动杂技事业科学发展等方面,取得了积极成效,展现出良好的发展势头。来自相关高校、艺术研究院(所)、兄弟文联及各文艺家协会的专家学者纷纷进入杂技理论领域,集中优质人才开展对杂技基础理论、实践理论的研究工作,建构具有中国特色的杂技理论体系、话语体系、评价体系已水到渠成、势在必行。

  建议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和中国杂技家协会进一步加强交流合作,创新性、奠基性地开设杂技研究所,实现双方工作的突破性进展和现象级成果,并有利于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走上全面建设与发展的新阶段,具备与国家级艺术科学最高研究机构相适应的人才储备、基本建制、学科设置以及相应的规模,形成艺术科研、艺术教育、艺术创作、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和文化艺术智库“五位一体”的新发展格局。

(唐延海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杂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

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



赞 (0)